人間世


絕庸俗地度日,卻總是在日子過去後發覺,我正是那逃避的庸俗......

2012年5月13日 星期日

【不凋的桐花心】

如何讓你遇見我
在我最美麗的時刻……


春末,直到蟬鳴未響的初夏,島嶼北部的山林隱隱有一股騷動。
起先,一樹一樹地零星開落,彷彿樹的斥候,率先探查著氣候。然後,在你以為還未是時節時,就漫山遍野地喧囂了起來,彷彿一夕間,青山為之白了頭!油桐,就這麼大氣地揮灑著它的花瓣,以山林為畫布,綠葉為底櫬,為期半個多月的動態畫展,每年四月下旬至五月初在北台灣展演。任誰都無法不被那種白綠交融的湧動山景淹沒,眼眸裡盡是映照著的白色花海。大概只有冬日的初雪可比擬了,而這是五月天,再不久,暑氣就要開始惱人了。
詩人席慕蓉也曾經在無意間瞥見了一樹開滿的油桐花,而有所觸動,寫下了《一棵開花的樹》,她說:「這是我寫給自然界的一首情詩。我在生命現場遇見了一棵開花的樹,我在替它發聲。」她用最美的語言,讓油桐花在詩人的心裡永不凋落!
如何讓你遇見我
在我最美麗的時刻、為這
我已在佛前、求了五百年
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
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
長在你必經的路旁
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
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
當你走近、請你細聽
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
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
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
朋友啊!那不是花瓣
是我凋零的心。


    小徑上落了一地的桐花,有人捧起一堆,小心翼翼的編成一顆心,一顆剛墜落的油桐花之心。我跟著也拍了照作記念,因為太陽一出來,它便要凋零了,像融冰一樣,但更殘敗!我不忍見,遂加速離去……
近年,賞櫻、賞桐花儼然成為季節之盛事。油桐突然從冷落的山林裡被光鮮地冠上東洋「祭」之名,並與客家文化畫上等號「看見桐花,看見客家」。此後,五月、桐花、客家三者遂成為了一種美的連結。這也好,不管背後名義的假藉,在這個瘋經濟與追逐地攤文化的島嶼,終於讓人有了些視覺上的喘息。有個建築師說,台中是個缺乏歷史紋理與涵構的城市,其實說的是台灣。還好,台灣還有著美麗又多樣的山林!大自然,不需要人們刻意的造作,只要被看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千年桐 (先葉後花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年桐 (花葉同時,花瓣上有紅色條紋)
    「桐」形聲字。取其敲擊時發出「通」、「通」的聲音。大多具有寬闊心形葉片的植物,如:梧桐、泡桐、油桐等。台灣的油桐有二種,都從中國大陸引進。大家在五月所欣賞的桐花是千年桐,另一種數量較少的三年桐,在3月下旬至4月初開花,花瓣上有紅色條紋與千年桐略有差異,且有些植株花與葉同時長出,不似千年桐先長葉後長花。而千年桐於89月會有二次開花的現象,常被誤解為氣候暖化亂了時序。三年桐種仁的含油量約70%,高於千年桐的35%,所以栽此二種油桐的取向也有所不同。臺灣於670年代大量栽種千年桐,希望以此原木加工取代當時泡桐木材的缺口外銷日本,然而油桐的材質無法替代泡桐,從而被棄於山林任其自然生滅,反倒促成了今日的桐花盛會。也許這是場美麗的錯誤,但美麗的代價背後卻是北台灣低海拔原生林的浩劫。當你在讚嘆桐花之美時,數百種植物與賴以生存其食物鏈架構下的生物,已悄然地消逝於眾人盛讚的美景之後……

    「陽春四月過客家,疑有千鷺棲枝枒,振衣長嘯驚不去,原是滿山油桐花。」劉兆玄的《詠油桐花》着實道出客家與油桐的關係,那「疑有千鷺棲枝枒」描繪得真好。台灣對於自然文化與生物過漁的認知極為淺薄,且一再地拾人牙慧將大啖黑鮪魚定義為文化,近來各地又競相推出曼波魚季、旗魚季,這種集體淺碟型思考的背後,卻是一群棄腦的媒體與民代的操弄。魚類不似油桐花,年年花落年年開;當竭澤而漁之後,苦的將會是一代的人們。

最近在一個部落格裡讀到一段描繪愛情的話:「我會一直看顧著妳!誰不是用傷口交換未來呢?」頗令人喟嘆!
    溽暑將屆,桐花已殘。
朋友啊!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
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
那不是花瓣
是我凋零的心。
可不珍惜乎!

4 則留言:

  1. 我一直以為這首詩寫得是雞蛋花...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上生態課程~賞花時間宜下午時光!

    回覆刪除